天博体育哪里下载-天博体育官网app……


  对于乞丐,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上学时采访写作课上,老师曾告诉我们说金庸小说中的丐帮并没有消失,只是经历变种之后以另外一种形态存在着,并给我们讲了某知名记者为采写一篇关于这个组织的报道,化妆深入丐帮中的种种惊险奇遇。据说健全人想加入丐帮,必须先把自己弄残(那位记者险些惨遭被挖眼、断腿厄运),只有如此才能换取他人的同情,并且他们的活动都是有组织有安排的,如果哪一个受到欺负则群起而攻之,众人的行动及所得分配都听从帮主的统一调遣安排。听起来真是有点悬忽,当然了,报道的是外地的事,至于我们哈尔滨是不是这样,谁都不敢断言,而且在一群乞丐中也有那种真的丧失劳动能力,并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及家庭保障的,遇到这样的人,我们的确应该予以援助,但可能是太多的假冒的乞丐已经给我们施了障眼法,实在让人难辩真假…像有朋友说的,"都比我有钱"……
 

  一个外地朋友哭笑不得的给我讲了件事:他在哈尔滨火车站遇到一个乞丐,真是让他一看就生怜悯之心,刚要掏钱,谁知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并不是自己的,循声而去,只见那乞丐从怀里掏出手机……只是个笑料吗?看到这样的事情不得不令人露出一丝苦笑后若有所思……

  再讲讲两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吧……

  去年去北京,刚出站,就有三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朝我奔了过来,两个用他们脏兮兮的小手死死攥住我的衣服,另一个挡在我前面,比较特别的是,两个孩子是以往的哀求式,可是其中一个竟然把词编成了歌,还边唱边跳,什么"阿姨好,好阿姨....(事隔过久实在想不起来了)",我抬头一看,远处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往这边张望,大概这就是几个孩子的"头儿"吧。看来不给钱实在无法脱身,无奈中掏出二元零钱,趁他们拿钱的时候赶快跑一般的走掉(得注意形象),只听身后小孩还在喊"阿姨太少了,再给点吧",只见前方又有几个小孩向我跑来……天……赶快打车溜之大吉……
 

  同是那次北京之行,闲暇时和姐姐一起去逛夜市,同行的还有姐姐的一个朋友,他是个南方的男孩子,长得瘦瘦小小,个子似乎还不如我们两个高,很腼腆不爱说话。走着走着,来了两个小孩,一边一个死死的拉住姐姐的裙子不撒手(555可怜她的白裙子),JJ的朋友见状佯装生气,冲着两个孩子喝了两声。估计是两个孩子见多识广,看JJ朋友的身材实在不像会打架的样子,于是谁也不买他的账。由于到北京几天,已经多次遇到这样的乞丐,那天我们都死活都不打算给钱,径直往前走,两个孩子一直跟着,一股不给钱不罢休的劲。双方僵持中,只听呲啦一声,JJ的裙子被扯开了线,一个孩子迟疑了一下松开了手,JJ见另一个孩子还不知趣,气急之下把他推开,孩子坐在地上哇哇大叫,只见远处几个同样衣衫褴褛的家伙往这边跑来,吓得我们顾不得淑女形象,拔腿就跑,身后还听得见几个人的叫骂声,万幸的是他们没有纠缠。结果是JJ买了条新裙子,JJ的朋友以后一见到流动乞丐就跑。后来去三里屯的时候,还没等下出租车就看到几个孩子已经站在车门口,手握门把手…吃一堑长一智,赶快叫司机把车停到别的地方,天啊,当时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以前的乞丐比较单纯,只会被动的等待别人的同情,而现在则不同,往往是你走在大街上,他们会拉住你,强行索取,如果你不想施舍,态度又不够强硬,他们则会跟着你老远,让你无法脱身。
 

  走在商业区一天桥上,听着两边乞丐那破茶缸与里面几个硬币的撞击声相互呼应、此起彼伏,甚至觉得有点可笑…
 

  不是人们的同情愈加淡薄,其实看到这样一群群把自己的生活乃至生命都寄托到别人同情上的人,更多的感觉是心酸…如果真像前面提到的自残后当乞丐,那真……

  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同时,乞丐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这预示着什么??难道乞丐将成为今后的一种职业??看看这些成天跑在大街上的孩子,他们本应该是在幼儿园或者教室里接受他们该接受的教育的!如果社会上能多给困难户一些关怀,能给他们适当的安置,是不是乞丐能少些呢?

 

 
关于我 | 联系我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4 chinakey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郭星君 版权所有